基希讷乌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雅兹迪少女讲述被迫给伊斯兰国头目当性奴的日子3dpp1ltg [复制链接]

1#
著名临床白癜风专家

雅兹迪少女讲述被迫给伊斯兰国头目当性奴的日子


当事人ISIS找上门来时,赞纳特一家大惊失色,落荒而逃。他们听说了太多IS的恐怖事迹,太清楚一旦落到他们手中,会是什么下场。 但一切都太迟了。大批难民想要挤上伊拉克辛贾尔山,赞纳特一家被堵在山脚下,I 当事人ISIS找上门来时,赞纳特一家大惊失色,落荒而逃。他们听说了太多IS的恐怖事迹,太清楚一旦落到他们手中,会是什么下场。 但一切都太迟了。大批难民想要挤上伊拉克辛贾尔山,赞纳特一家被堵在山脚下,IS要抓他们简直易如反掌。 赞纳特先是和父亲走散了,后来又和姐妹分开了。于是,她像成千上万的雅兹迪妇女一样,被迫沦为 伊斯兰国 的奴隶。 赞纳特服侍的不是普通IS士兵,而是恐怖组织头目阿布 巴克尔 巴格达迪和他的亲友。 16岁的赞纳特(化名)讲述了巴格达迪如何虐待毒打她。她还讲到,巴格达迪强暴了美国女人质凯拉 缪勒。


  他对我们非常残暴, 她诉说着自己在IS手中的非人遭遇,那双美丽的蓝眼睛在面巾上方流露出恐惧。 在 一个山海之间的白色宫殿 ,她和其他8个女孩在奴隶市场上被组织头子选中,被带回ISIS的大本营 叙利亚拉卡市。 她一到,就有人给她放了一段录像,录像中,ISIS分子正在对一个西方人进行斩首。有人威胁她,称如果不放弃雅兹迪的信仰,她就会面临同样的命运。


  那是一个美国,旁边的人穿了一身黑。那人把他杀了,他把他的头砍了下来。


  赞纳特的描述与IS公布的斩首视频大致相符,片中的人可能是詹姆斯 弗雷,史蒂芬 索托洛夫,或其他西方人质。


  巴格达迪用电脑给我们放了这段录像,他们说 如果你不皈依伊斯兰教,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我们会把你枭首示众 ,她回忆道。


  你有两个选项,要么改信伊斯兰教,要么就去死。


  雅兹迪族是伊拉克的一个少数民族,信仰唯一真神,崇拜 孔雀天使 ,一直以来受到ISIS的迫害,IS认为他们崇拜的是恶魔。 IS绑架、强奸、折磨、屠杀了大批雅兹迪人。联合国指控IS是在执行种族灭绝计划。 IS头目巴格达迪赞纳特说,巴格达迪和家人经常搬家。她刚到的那天,邻家就遭到了空袭,迫使巴格达迪举家搬迁。 巴格达迪经常打她,认为她和其他妇女都 属于 ISIS。她做饭和打扫卫生时,他的3个妻子和6个孩子也经常折磨她。 如此残暴的虐待,让赞纳特下决心逃跑。有一次,她和其他女人成功偷到了关押她们的房间钥匙。


  我们拿到钥匙,开了门。我们跑啊跑,看到了一座房子,里面有个阿拉伯女人。她对我们说, 进来,快进来。我帮你们逃到伊拉克。 她说,她会帮我们,可没想到,她转身就去给巴格达迪通风报信了。


  赞纳特说,IS士兵和巴格达迪本人,进行了报复。


  他们把我们打的遍体鳞伤,全身青紫。他们抓起什么都打,缆绳、皮带、木棍。


   巴格达迪用橡胶水管和皮带抽我,扇我巴掌,把我鼻子打出了血, 她在左脸颊上比划着曾经遭受的暴力。 赞纳特的左臂骨头错位了, 即便现在,我搬东西时,胳膊依然很疼。


   巴格达迪告诉我们, 我们打你是因为你逃跑。我们选择了你,是为了让你们皈依我们的宗教。我们选择了你。你属于ISIS。


  赞纳特说,她直到逃出来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 我很后怕,特别沮丧。我没想到他居然是ISIS的头目。我很害怕。他有可能杀了我。


  她说,她曾经和美国人质凯拉 缪勒走得很近, 她是我的朋友,对我就像姐姐一样。


  她们是在拉卡的 牢狱 里相遇的,作为惩罚她叛逃的一部分,她被罚去蹲监狱。


  一走进牢房,我看到了凯拉。我以为她是个雅兹迪人,所以我用雅兹迪语跟她讲话。她告诉我她听不懂,我又用阿拉伯语跟她谈起来。我告诉她,我是个雅兹迪女孩,被ISIS抓来的的。


   那之后,我们一直在一起,亲如姐妹。 她们被关了几周。


  牢房空间很小,又很黑,没有电。那时是夏天,特别热, 她说,每天早晨有人送来面包和奶酪,晚上是米或通心粉, 只有一点,我们都要饿死了。


  后来,她们被转移到另一所房子,房子归ISIS高级头目阿布沙耶夫所有。美国官员称,阿布沙耶夫分管ISIS的石油收入。美国人质凯拉 她说,凯拉后来告诉她,自己被巴格达迪强暴了。


  凯拉被带去见巴格达迪,回来后就一直哭,我们问她怎么了,凯拉说,巴格达迪告诉她: 我要娶你,你得当我老婆。如果你拒绝,我就把你杀掉。


   凯拉亲口说, 巴格达迪强暴了我 ,四次。


  凯拉 缪勒是一位人道主义工作者,2013年在叙利亚北部被抓,传闻于今年2月被杀。 赞纳特说,自己曾竭力想要说服凯拉逃跑,但凯拉不为所动。


  我听了凯拉的遭遇后,就一直想逃。我让凯拉跟我一起跑,但凯拉拒绝了。她讲了那个被斩首的美国的事情,还说, 如果我逃跑,他们会杀了我的 。


   我第一次跟她说我想逃跑时,她说, 不要跑。如果他们逮到了你,肯定会杀了你。


   但我告诉她, 不,巴格达迪对你的所作所为我看在眼里,我也看到了你有多么痛苦。我一定要跑,不管用什么方法。


  ISIS认为,古兰经允许他们夺取、强暴非穆斯林妇女。赞纳特说,巴格达迪威胁她和其他人要和他们发生性关系。


  巴格达迪告诉我们, 我就是这么对凯拉的。我对凯拉怎么做,也会对你怎么做。星期五,星期五就轮到你了。


  赞纳特说,巴格达迪把凯拉当做他的老婆,迫使她戴传统面纱,把脸遮住。


  巴格达迪娶了她,她是他的老婆。他不让朋友阿布沙耶夫看到她的脸,她得一直戴着面纱。


  她说,巴格达迪给了凯拉一块表,以示他对她的所有权, 就是块普通的表,不是名牌,他还给了他另几位老婆一样的表。


  赞纳特还被问到,组织头目是如何运作ISIS的。 她说,这位ISIS头目起得很晚,一般十点起床,午夜才睡。他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待3、4个小时。


  有时候,他会跟我们说话,然后几天不见人影。我们不知道他都去了哪儿。


  她说,巴格达迪看起来跟最近在摩苏尔清真寺拍的照片上一样, 但他不穿传统穆斯林服饰,平常穿普通世俗衣服较多。


  这个恐怖组织头头不喜欢用手机,害怕联军会用信号对他进行追踪定位。


  但他跟每个头目都联系密切,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交流的。


   他不用电话,担心敌军知晓他的方位。


  赞纳特认为,他是用口信和手下交流,让心腹传递信息。 赞纳特下决心逃跑,终于,机会来了。


  我们房间里有一扇窗户。上面有一丝裂痕,我们就一直推一直推,后来终于出现了个洞,我就和一个朋友爬出来了。


  那是个深夜,他们一直跑,不敢停下。


  我们不知道正跑向哪儿。我们只是祈求上帝,祈求他拯救我们脱离苦难。我们不知道要往哪儿去,没有计划,就只顾往前跑。


  途中,ISIS分子朝她们放枪,她俩趴在地上,躲了一会,又往前跑,走了几个小时后,终于到了一个小村庄。


  那儿一团漆黑,只有一家亮着灯。我告诉朋友, 我们就去那家求助,ISIS害怕空袭,晚上不敢点灯。


   我们告诉那家人, 我们是雅兹迪人,刚从ISIS手里逃出来。我们想回家,如果可以,你们能不能帮帮我们。


  那家主人和他的表兄用两辆摩托车把他俩送到了安全的地方。


  我们带着黑色的面纱,坐在后座。他们骑车带我们穿越田野和街道,避开所有的检查点。


  他们到了安全地带,后来赞纳特和母亲与几个姐妹相聚,但她的另外三个姐妹还在ISIS手中,命途未卜。父亲下落不明,可能已经死去。 两个半月的苦难生活终于结束,赞纳特死里逃生,现在只想把这一切都抛在身后。她希望能去海外,当一名教师。 她也希望自己向官方提供的信息能帮联军找到巴格达迪, 我希望他们把他杀掉,越快越好。


   他谋杀平民,逼人改变信仰,强奸女孩,让一个个家庭破碎,母亲与孩子被迫分离。


   我想让全世界知道他有多么邪恶。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